作品欣賞

夢想,在電晶體之間

作者:徐滋妤

時光溯流到1956,得獎者站在台上,台下觀眾鼓掌熱烈,諾貝爾物理獎的榮耀從頒獎者手裡贈出。貝爾實驗室裡,當約翰.巴丁三人在發明晶體管的那刻,他們沒有預料到在遙遠的未來,整個人類的科技發展,會因他們手中那透明而耀眼的管身而閃閃發光。

  金光熒爍的水晶吊燈,亮晃晃地懸在歐式建築的屋頂下。婚宴裡一身潔白的新娘挽起父親的手,走向紅地毯的另一端。同樣閃爍著的,還有正在攝像的錄影機。正在運作的小燈一閃一滅,我們以微生物的視角由鏡頭外窺探,假想機身是一個運轉中的宇宙,牠橫越在細密精件裡的微小角落,穿越微塵,跨過隙縫,像太空人懸浮在機器裡頭,突破重重障礙,終於望見一片精巧而細緻的亮片。

  發出光芒的晶體上附著微小的細胞,每一個可愛的小胞子都吸收著新人與賓客的笑與淚。這片晶體在活動結束之後被人為拔出,轉送到電腦裡後製修圖,剪輯音效儲存放送,再經過幾次轉手,紛紛傳發在LINEFACEBOOKiMessage上,人手一機,影片在指尖與指尖之間流轉飄散。輕輕一滑,影像資訊全被收攏進那一方小小晶片體。

 春暖花開,彩豔的蝴蝶翩翩起舞,一雙瑰麗的翅膀嬝嬝娉婷。通常不同種類的蝴蝶,都有自己族群設置好的飛翔軌道。像是隱形的絲線,或許是基因本能,抑或是自然天成,在演進與廢退中一步一步累積出來的規則。依循氣味,沿著天性,牠們在翅翼的滑翔間,從不相撞。

  

逆向,不錯路,不交疊,也像電流的來去。電子只能選擇正確的道路向前,一旦錯誤,便造成短路,一如晶體的穿隧效應。

  難以橫越隧道?我們可以想像,蜉蝣的微生物又從蝶翼揮翅時的粉塵落下,逸入空中。牠輕盈飄浪,體態巧躡,在恍惚之間飛散到了晶體內部。若以廣義而簡潔的方式描繪,便類似於人體堵塞的血管。當寒冬扇起冷風,冰涼透骨的氣溫束攏住熱漲冷縮的血管,沸騰的血液穿透緩慢,新陳代謝降低,體內循環功能失調;也像太陽能板吸收熱能時,能源的衰敗與喪失;又像食物鏈由低級朝向高級捕獵的過程中,越高等的生物,實得的能量越少。在粒子穿過高位勢壘阻礙的過程裡,起點的另一端,就是衰敗的開端。

  微生物輕巧地遊走,像蘆葦棉絮輕飄飄地在空中散步。牠漫步於晶體的小小細胞上,看過攝像機的景象,聽過手機sim卡裡的家常,朝各式感官灌入一道又一道刺激,世界上紛繁的聲音與畫面都透過介體,顯影在牠迷你的雙眼裡。一陣微風吹過,牠又緩緩回到蝶翼裡,成為翅膀上瑰麗粉彩畫中的一員。

  色彩斑斕的蝴蝶飛呀飛,沿著自己的軌道,朝夢想中的繽紛花園飛去。牠知道自己必須突破一些難關,例如穿隧效應這種難題,才能停留在新嫁娘頭上那朵盛放的鮮花。天知道,牠的美夢就藏在花間,那裏有著人類文明的偉大夢想,蕊芯正流淌著誘人的蜜液香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