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欣賞

夢想,在電晶體之間

作者:李柏翰

我是電子,1897年湯姆生教授用高電壓終於將我逼出了金屬,讓我看見到外面人類的世界,湯姆生教授還偷偷地算出我身上的電荷與質量比。1909年,聰明的密立根美國大叔,利用簡單的數學最大公因數的原理,偷得了我的身上所擁有的電量,然後我的體重就再也不是秘密。


可是阿,我身上還藏有很多心事,我從不肯示人,1911年我和密友組成cooper隊安靜無聲地現象,被昂內斯爺爺找到了,那時我們是住在水銀裡,可以想像4.2K的我們,是多麼緊密,連通過有電壓差的水銀時,我們都是無聲無息,不留下一絲的痕跡。因為我很愛搞怪,大家都不太理解我,波爾叔叔以為我是一個小胖子,喜歡跳格子,1926年當薛丁格那個多情的小夥子幫我照照鏡子,才再度顯露出在鏡子裡有如水波般的柔情。


還有一些科學家叔叔發現,當我看見P型和N相接時,我特愛偷偷由N跑到P,之後跑去多了還不許別人過來,我呢,自己畫出了一個小天地,叫做空乏區,誰都不許過,有時候,外面氣氛電壓跟我的脾氣對上了,我就縮小空乏區控制範圍,讓大家可以通過,有時候,外面讓我生氣,對上了,我可是絲毫不讓,最好玩的就是1948年蕭克利,巴丁,布拉頓三個爺爺設計了PNPNPN的房子給我住,結果就是一個小訊號近來,我就大嗓門吼回去,爺爺竟然說他們喜歡我這樣,小題大作般,還有其中巴丁先生好像非常了解我的低溫狀況。


尤有甚者,為了要照顧好我,1958年基爾比與諾義斯叔叔幫我設計了一個大型社區,有PNP簡單型的,MOSFET複雜型的,也附帶有游泳池,三溫暖等和健身房等,然後我住的習慣後,就能夠將小聲音用大嗓門吼回去,而且力道更強更有效率,原本是鍺金屬鋪的地板,不耐熱,後來換成矽地板,生活環境就好多了,有時候工作好幾年都不會太累,他們將我大聲吼叫的方式稱之為0101二進位法,聽說還用來記錄中山美穗的照片,以及貓王唱歌的模樣等,天下事真是無奇不有。


有聽人說太平洋上有一個小島叫台灣的,超美的,這60年來做了無數的大大小小的電腦,給他們社會累積了不少比特幣,還不就是靠我的拗脾氣,其實我還是有很多祕密,只是他們不知道而已,就好比說我其實是愛旋轉(spin)跳舞的,有上舞步,和下舞步,最近被發現拿去做拓樸材料,其實也不過就是利用spin和軌道的耦合,加上愛因斯坦叔叔的相對論而已,才有機會完成量子電腦所需材料,說穿了,就是多發現一點點我的祕密罷了。如果他們知道獵戶座的外星人,早就用量子電腦算出地球些微的引力波動,並預測出飛到地球時間膨脹多少等,他們應該會更努力發掘我的祕密。


不說了,祕密還是留給有緣的朋友,IC設計畫房子的中年大叔也好,唸物理的也好,還是具有豐富想像力的年輕人,都是蠻吸引我的,原因無它,那是因為這60年來常常看到他們熱愛科學,辛勤工作為我留下的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汗水,星期日還幹活呢。對了,忘了說我身材很纖細的祕密,體重10的負31次方公斤而已喔。